当前位置: 首页 - 三地文化资讯 - 广东
盛世名相张九龄“开山”之作,惊艳现场所有观众
出处:作者:广东粤剧院发表日期:2023-06-25 09:31:31 字体:【

 6月21日晚19:30,由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、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立项支持,广东粤剧院重点打造,国家一级编剧罗周担任编剧,著名粤剧编剧家陈锦荣担任粤剧改编,国家一级导演徐春兰执导,国家一级导演徐光华担任副导演,国家一级演员文汝清领衔主演,苏国进、严金凤、吴泽东、冼鉴棠等名家新秀联合主演的新编历史题材粤剧《张九龄》,在广东粤剧艺术中心首演,全场座无虚席,精彩之处掌声雷动!


  一段诗意盎然又恢弘博大的故事——“请旨开岭”、“相约救民”、“面圣呈果”、“阿吉掉崖”、“月下问佛”、“九龄独锹”和“感召百姓”,在充满了盛唐气象的浪漫与唯美中点点铺开,展现了张九龄思想、政治和精神上的成长,富有哲学韵味,让人眼前一亮!

  舞台上,大写意的泼墨方式渲染了所有意象空间,一块一块的纱幕,以最简约的手法体现了该剧的宏大场景和整体气象;时而柔肠百转,时而清丽悠扬,时而磅礴大气的音乐,流淌在典雅的舞台空间、无形的光色表达中,将这部剧“文”与“质”的内涵——张九龄的外在风度和内在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!


  “审美是戏曲与其余戏剧种类最大的区别,也是其能打动观众的核心,戏曲给与观众最大的价值也不单单是演故事、演矛盾,而是其独有的审美空间”,导演徐春兰说:“我们剧组的主创老师们,对剧本的钻研,对这台戏的把握,是深入到文本里、深入到人物里、深入到历史里的,我们一起去到韶关采风,去曲江,去张九龄故居,去张九龄博物馆,去梅关古道,在采风过程中得到了很多启发,也得到了当地很多的帮助和支持,在大家的合力创作下,使得粤剧《张九龄》在美感与内涵的共融中呈现出别致的审美品味。”


  韶关少年阿吉,刚满十六岁就应征上岭凿山,当困难重重、人们也纷纷放弃时,只有他一人仍坚持凿山破石,九龄因工程严重受阻心生迟疑,阿吉简短质朴的话语充满生活哲理,让九龄恍然大悟;为了不打扰九龄和县爷散步,他端着水默默走了三里地,并为上京的九龄献上野菠萝;阿吉挑担、九龄策马,当两人怀着对生活的无限憧憬奔走途中时,却在仅容一骑通过梅关古道迎面冲撞、生死一线……阿吉主动松手、坠向死亡,他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张九龄、留给了岭南的百姓。饰演的阿吉的优秀青年演员苏国进,身手利落、动作敏捷,在一招一式、一静一动中尽展阿吉的孝顺天真、勇敢善良,令人喜爱。

  国家一级演员冼鉴棠饰演的曲江县令王履震,清廉忠直、爱民如子。他与张九龄岭上散步的对戏令人印象深刻——两位大人相偕而行,看似你一言我一语,实则各有所思、各怀心事,九龄唱尽梅岭行路艰辛,县爷言指长安鼓乐、心系受灾百姓,一小生一须生,一文雅一老成,两人互相试探,一推一拉之中妙趣横生,赏心悦目;直到彼此真心挑明,原是两人互相求情、同为岭南百姓!他们的哈哈大笑,是既苦涩又富有喜感一幕,然而,为给百姓谋条生路,一个求助后生,一个义不容辞,两位大人如高山仰止般的崇高品行,却令人折服、赞叹不已!


  大唐天子唐玄宗,初登大基,百业待兴,在九龄冒雪上京求见之夜,下阶亲迎、停歇歌舞,一道每逢宴会必备之“红绫饼”,只为待贤臣;品尝野菠萝,那酸咸辣臭、难以下咽之味令他震惊不已,但他却很快平息恼怒,听九龄陈情,百姓的遭遇让他悲怀难禁,他躬身以礼谢九龄,并敕令免岭南三年役税;他对九龄在梅岭的一举一动,了如指掌,他劝九龄停止做这一千年不曾做到之事,但劝得并不“决绝”,一道圣旨尽显皇恩浩荡!国家一级演员吴泽东饰演的君王,雍容大度、敬重贤才,圣明而带着温暖的光环。

  国家二级演员严金凤饰演的阿吉娘,因公爹、丈夫均在梅关古道坠涧身亡,心有创伤,对梅关古道一直是恐惧、逃避的心理,阿吉上岭,她的一跪一拜、一盼一望均是掩饰不住的担忧;阿吉坠崖、母子生离,陪伴她的只有无尽的长夜暗暗,但九龄放弃相位,坚守梅关,一人独锹的两百五十三天,却在沉重中给了她生的释然和勇敢。她上岭去了,给九龄送去亲手烹制的粗茶淡饭,那平静而淡然的诉说,和血和泪,令人不禁潸然。


  而国家一级演员文汝清饰演的张九龄,身在凡尘,却心如白玉,那刚正不阿的性格品质、忧国忧民的思虑、面对磨难困境的坚毅、细雨润无声的怜悯之心,深沉,深入,深邃!他坚毅勇敢,山亦坚硬无比;他慷慨解囊,钱财散尽;他为民请命,梅岭之险峻却让狭路相逢的阿吉丧生;君王器重贤臣,一道手谕天恩浩荡,地方、百姓皆为之欣喜,皆劝九龄放弃开山,他却在“月下问佛”中,走向了内心深处,“开山之心,重于泰岳,虽万千之众,不可移也”……一个人,一条道,当他下定决心,即使“一人开山”,也无惧无畏、无怨无悔。


  “在跟着剧组去采风的时候,我也去到了韶关,见到了张九龄的故土和他们当时的生活环境,那会我就不禁在想,在这里生活、成长的他,是怎样成为了令人称颂至今的大诗人、大政治家?我也思考着怎样去塑造好张九龄这个人物,可能并不是说我要用什么样的身段,要用什么样的唱腔,用什么样的情景情感去演这角色,我觉得仅仅这些都不足以去表达张九龄所带给我的感悟和感动”,文汝清坦言,“在一次次的排演过程中,我也慢慢体会、感受到,张九龄不仅仅是一个德行高尚、坚韧不拔的角色,在他身上,有一种人性、佛性的饱满状态,在他为国家、为故土、为百姓只身赴难、倾尽心血中,他更像为人类盗取火种的普罗米修斯,为人类寻求解脱人生苦难的道路的释迦摩尼,他有大悲悯、大情怀、大担当,他必将带来光明!”


  一个人到千万人,九龄如“愚公移山”般一往无前的行动感召力,打动了百姓——他感召了人的善良、感召了人的勇敢,岭道上,星星点点,点点星星,明明灯火连成一片……而此道,贯通南北、绵延古今!


  “苏轼有句话‘犯其至难而图其至远’,意思是‘向最难之处攻坚,追求最远大的目标’”,导演徐春兰说:“路虽远,行则将至;事虽难,做则必成。只要有愚公移山的志气、滴水穿石的毅力,积跬步则至千里!粤剧《张九龄》所展示的,不也如此吗?谨以此剧,致敬九龄、致敬群山、致敬所有踔厉奋发、勇毅前行的人!”

  


浏览次数:
分享文章到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